CBA天价罚款背后的逻辑 球员工会已到必须成立时?

季孟年11-12 13:21

记者季孟年报道

先是郭艾伦、林书豪、赵睿等人合计被罚款542万,接着北控与青岛又各被罚款100万。最近这段时间,罚单成为了CBA赛场上的主角。

以往联赛当中也会因为一些违规行为而对球员作出处罚,但罚款金额如此之大在CBA历史上还是头一遭。天价罚单的背后,似乎还暗含着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与博弈。有媒体报道称,CBA公司此前的“乌龙操作”,令赞助商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这一波重罚,或许就是为了弥补此前的过失。但心中有怨的由何止是赞助商,球员们同样对于CBA公司的行为极其不满。只不过,他们如今还没有表达诉求的渠道。

因此就有不少人表示,CBA似乎也到了该设立球员工会的时候。赞助商的利益需要被保护,运动员的利益同样也不容被侵犯。

天价罚款背后的逻辑

timg.jpg

因为装备违规而闹得沸沸扬扬,这在CBA历史上早已经不是第一次。2016-17赛季伊始,易建联在广东与深圳的比赛之中将李宁品牌球鞋脱下,光着脚径直走下赛场,这一举动在当时造成了非常大的社会影响。

不过,李宁后来并没有结束与CBA的合作。在CBA公司开始独立运营CBA联赛之后,李宁成为了CBA的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在合作之初,CBA公司就表态称会维护好赞助商的利益。但实际上,依旧有球员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着装。上个赛季复赛之后“球衣门”事情的出现,更是让赞助商的忍耐达到了极限。

根据《体育大生意》披露,“经过反复算账,最终李宁认为按照合同条款把这些违规举动挨个叠加,再加上赛季缩水的相应条款,可以最多核减赞助经费8000万元之巨。”后来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李宁方面最终要求核减赞助经费5600万元。

nbamoney-625x375.jpg

其实在大洋彼岸,NBA的赞助经费也因为疫情因素被核减。但CBA的情况与NBA有所不同,后者主要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而CBA的赞助经费之所以被核减,则是管理层的“乌龙操作”造成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重罚球队与球员,似乎更像是CBA危机公关的一种方式。他们选择厘清球员和教练员的责任,从而把对于CBA公司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不过,这样的方式却令CBA各支球队非常不满。一方面,赞助金额因为种种因素核减,本就让各支球队蒙受了一定的损失。如今,CBA公司内部的工作失误,却要让球队与球员来承担责任,显然也有些说不通。

《体育大生意》便披露称,有一位总经理呼吁“CBA董事会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向相关高管进行索赔,让其为自己的不职业行为买单。”接下来,CBA公司将会在本月18日召开股东会议,天价罚单很可能会成为会上讨论的议题。但另有消息称,CBA公司方面似乎不希望在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更不希望就此问题向有关高管追责。

赞助商同样有苦说不出

微信截图_20201112131931.png

在高价罚单出炉之后,李宁又一次成为了不少球迷口诛笔伐的对象。但实际上,这笔罚款与李宁公司根本没有太大的关系。规则由CBA方面制定,罚款也是缴纳到CBA公司的制定账户。就像前文所说的那样,CBA公司之所以开出巨额罚单,其实就是一种危机公关的方式。但重罚球员的方式,似乎也很难挽回赞助商在此前蒙受的损失。

2012年,李宁以5年20亿的“天价”与CBA签约,他们寄希望于这个吸引了越来越多篮球明星的赛事能成为李宁品牌重新崛起的最佳平台。虽说在李宁赞助CBA的这五年当中,CBA的品牌影响力不断扩大,但相关问题其实一直都令李宁方面感到很头疼。

尤其是在2016-17赛季的开局阶段,CBA赛场上出现了易建联的“脱鞋”事件。网络舆论一面倒的倾斜在了球员一边,但实际上李宁在休赛期和CBA达成了协议,即在2016-17赛季取消特许“贴标鞋”。如今的情况其实也非常类似,李宁早已经和CBA公司就相关问题达成了一致,但球员们依旧存在装备违规的情况。

baskget-cba.jpg

2017年在李宁与CBA续约之前,他们一度有过不再继续赞助CBA的想法。当时,体育市场已经不再像2012年时候那样火热,还发生了易建联在比赛当中脱下李宁球鞋这样恶劣事件。可即便如此,李宁还是与CBA公司完成了续约。CBA官方在双方再度握手之后一再表态,会尽可能维护赞助商的利益。

但后来的这几年,李宁作为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其权益依旧时不时会受到侵害。在网络世界当中,人们对于CBA球员必须选择李宁装备这样的规定也颇有微词,并且认定为李宁方面提出的“霸王条款”。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联盟里像易建联、郭艾伦这样的顶级明星的确太少。联赛当中绝大多数球员,很难得到赞助合同。如果没有李宁的注资,CBA各支球队、各位球员的整体收入势必都会受到影响。

眼下,李宁与CBA的赞助合同只剩下最后两年。每年两亿的赞助金额,似乎并没有为李宁带来市场层面的积极影响,反倒是还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另外,李宁公司的整体运营情况也与2017年时候有着明显的不同,如今他们找到了新的发力点。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李宁究竟还是不是会在两年之后选择继续与CBA携手,如今看来已经变得悬念重重。

CBA是否需要球员工会?

9fe081ea-5752-4c3e-bb9f-438c4916c9df.jpg

赞助商有苦说不出,球员们就更是如此了!相对来说,赞助商还可以用减少赞助费用来逼CBA公司维护他们的利益,但球员们又该怎么办呢?

即便是对于郭艾伦这样的顶级明星来说,百万罚款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根据如今CBA的工资帽,郭艾伦的年薪为顶薪800万元,但扣税之后到手也就只剩下440万元左右,百万罚款已经相当于他四分之一的年薪。

顶薪球员是如此,徐杰、胡明轩这些年轻球员又怎么可能承担得起CBA的重罚。买尔丹的哥哥买吾兰就说道:“按这罚款,买尔丹可以回家卖羊肉串了。”

赞助商有苦说不出,球员们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罚款看起来有理有据,但其中有很多细节都经不起推敲。不少球员都在私下里表示,非常羡慕NBA有球员工会这样的组织,可以为球员们发声,维护他们的利益。但在CBA,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与球员无关。工资帽的制定,赛季何时开始,都是CBA公司与资方商议的结果。作为劳方,球员们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

blob.png

已经退役了的唐正东当年曾经与球队就合同问题闹出过纠纷,最终还是球员做出了让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大唐曾经这样说道:“NBA就有球员工会维护球员们的利益,但CBA一直没有这样的组织,我们只能自己去争取。球员只能是弱势群体。”近年来,也出现了不少与唐正东有类似经历的球员。如果有球员工会存在,这些问题或许就能够得到更为妥善的解决。

其实在2015年的时候,CBA曾经提出过成立球员工会这样的设想。20支球队各自推荐一名球员进入球员工会,然后他们选出牵头人或主席,并聘请专业律师为他们维护权益。对于CBA球员工会的制度建立与规定细则,可能需要联赛办公室来制定与完成,而一旦CBA球员工会成立后,则放权给球员代表。

但后来,一切都还是不了了之。从管办分离到如今CBA进入到了2.0时代,一切都在朝着向好的方向发展。不过,对于球员权益的保护似乎有些止步不前。这一次天价罚款,让人们再度想起了那个在设想当中的球员工会。不少以“打工人”自居的CBA球员,也都希望自己的权益能够得到更多的保护。

其实在“打工人”爆火的背后,是劳动者对职业尊严重塑的渴望。球员工会的建立,正好顺应时代潮流。只不过,比CBA更成熟的中超似乎都还不具备成立球员工会的条件,CBA球员工会的成立就是更为遥遥无期的事情。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季孟年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