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巴吐槽俱乐部不放行 不理解队友为何不学英语

周佳骅09-20 21:47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日前,以色列媒体《walla》刊登了广州富力外援迪亚·萨巴的专访,令人有些意外的是,萨巴在采访中屡屡爆出惊人之语,并流露出对俱乐部的不满。
以下为迪亚·萨巴的专访内容
Q:你上次见到你的妻子和孩子是什么时候?
A:上次见到他们是两个多月前,这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六个月前,我和扎哈维一起回到中国,那时,他的家人都来了,而我的妻子和孩子则留在以色列,因为我的妻子怀孕了。从3月到5月,我都独自待在广州,随后我才返回以色列陪伴妻子。等到7月份,我又回到中国,从那时起,我就没有再见过他们。
Q:在中超联赛开始前,你应该还要接受隔离?
A:是的,当我7月抵达广州时,我独自在酒店进行隔离,在这之后,我才飞往大连——就是我们赛区所在的城市。我到这里,已经快2个月,我长时间看不到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我的大儿子都生气了,他拿起手机就要和我通话,以此来表达他的不满。
Q:看来这是非常复杂的一段经历了?
A:这是我生命中最为艰难的一段时光——在我遭遇膝盖重伤后,也只有这段日子让我感到如此煎熬,我回到中国后所经历的两周隔离期,真是非常糟糕,我根本不可能离开房间,屋内没有阳台,我感觉就像犯人一样。我没有吃酒店提供的食物,因为我不吃中餐。他们会把食物放到我的房门前,让我去吃,但我会点外卖,只是外卖送来的食物都是冷的,因为隔了两个小时。那两周的时间,我几乎没有吃东西。
Q:你为什么不吃中餐?
A:总得来说,我吃不惯中餐,这类食物不符合我的口味,当我妻子在时,她会为我做饭,广州那边也有足够丰富的选择,但就这段时间来说,我真的觉得太难了。在中国隔离的两周时间,实在是太糟糕了,你不可能离开房间,因为他们在酒店还安置了一个警报器。

微信图片_20200920213845.jpg

Q:三周前,扎哈维和体能教练埃兰·谢多都离开了,只有你留下,这往后的日子还会更加艰难。
A:是的,他们在的时候,我至少还有人可以聊天,等他们离开后,我只能独自面对,这感觉更加艰难了。
Q:你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是因为什么原因?
A:我原本计划和扎哈维一起回以色列,就像安迪(指前任国家队主帅赫尔佐克)一样,维利(指现任国家队主帅鲁滕施泰纳)也征召我入队,我真的非常想回国参赛,并顺道看望我的家人,但他们不想放人,扎哈维感受到了一点压力,他决定终止合同。在他效力4年后,俱乐部也同意放行,但我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我只能选择留下。按照国际足联的要求:在没有征得俱乐部同意的情况下,就不能回国家队参赛。没有让我回国家队,对我造成极大的伤害,我感觉非常糟糕。
Q:你和富力还有一年合同,但你身边不再有扎哈维。
A:是的,按照合同,我还要再待一年,这里还有四名外援,我们会在一起交流,但我无法和中国球员进行深入的沟通,因为他们不懂英语。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没有在学校学英语,主教练的翻译,什么都要转述一遍,这翻译就像是主帅的影子。
Q:扎哈维在的时候,气氛紧张吗?
A:当时的环境并不轻松,因为他的合约只剩最后4个月,不过,这种紧张的氛围没有带给我。
Q:你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安排?
A:9月27日,我们将迎来中超第一阶段的最后一场比赛,10月16日,欧洲杯附加赛揭幕,11月11日,欧洲杯附加赛结束。
Q:你会踢下个月和苏格兰的比赛?
A:我理应参加这场比赛,为此,我做好了百分之百的准备,如果国家队征召我,我相信我能回来,我会为此想尽办法。我非常希望国际足联能改变规定,不要阻止球员回国家队参加比赛。就这场比赛来说,它的意义要高于联赛,这是近年来以色列最为重要的一场比赛。
Q:你怎么看待新冠病毒?
A:我完全不相信有新冠病毒的存在,甚至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我甚至可以不戴口罩,对我来说,做这些事真的很难,因为我内心就不相信这些事。
Q:但确实有很多人生病甚至死去。
A:我一点都不相信,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把流感的名字改成了新冠病毒,然后对此高谈阔论。

文/周佳骅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周佳骅

体坛+国际足球撰稿人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