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政19年大boss被球迷骂下台,沙尔克危机全面爆发

足球隽言07-01 14:28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伴随着沙尔克04在赛场上不断刷新下限,以连续16轮联赛不胜(连续18场正式比赛90分钟内不胜)结束赛季,这家球迷基础仅次于拜仁慕尼黑与多特蒙德的德甲俱乐部,终于走到了一个时代的尽头。64岁的克莱门斯·特尼斯在2020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辞去俱乐部监事会主席职务,原副主席延斯·布赫塔博士取而代之。在沙尔克的官方声明中,没有任何一个批评特尼斯的字眼。但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位在盖尔森基兴俱乐部主政近19年的大佬是被球迷骂下台的。

1593583591227041656.jpg

主政沙尔克将近19年的特尼斯在谩骂声中辞职。

功臣与罪人

特尼斯在1994年底进入沙尔克监事会,2001年11月当选为主席——那一年,是沙尔克距离德甲冠军最近的一年,甚至当了“4分钟冠军”。尽管德甲冠军的缺失,至今仍是这家“德甲第3大俱乐部”的最大痛点,但在长达26年的“特尼斯时代”里,沙尔克战绩显赫,1997年赢得联盟杯冠军,收获了3座德国杯,5次获得德甲亚军,10次打进欧冠正赛,还拥有过像劳尔这样的国际巨星,这在以往根本是不敢想象的。

与此同时,沙尔克离开了设施老旧的公园球场,搬进了可以容纳超过62000人的欧足联第四类(最高级别)球场——傲赴沙尔克竞技场(从2005年起冠名为费尔廷斯竞技场),全面升级了青训中心,还与财大气粗(但又充满争议)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建立起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1593583663298086303.jpg

瓦尔德施密特破门,沙尔克在德甲赛季收官战客场0比4惨败给弗赖堡。

正是在特尼斯领导下,沙尔克04得以走出鲁尔区,成为了一个全球知名的品牌。但在俱乐部做大做强的过程中,这位坐拥14亿欧元身家(据2019年4月出版的《福布斯》杂志)的企业家也一直不乏争议。在德语维基百科的“Clemens Tönnies”词条下面,关于特尼斯的介绍分成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生平”,第二部分就是“争议”,而且这些争议基本集中于他主政后期,特别是刚刚结束的2019/20赛季。

去年8月,特尼斯在帕德博恩一场企业论坛中发表演讲时,发表了一番涉嫌歧视非洲黑人的言论,就此被扣上“种族主义者”的帽子。尽管他后来就此公开道歉,并“自罚”在沙尔克停职3个月,但此事已为他最终辞职埋下伏笔。

最终导致特尼斯辞职的导火索,同样与他在沙尔克的工作无关。他在家乡雷达-维登布吕克的肉联厂因糟糕的工作与住宿条件而爆发了大规模感染,截至6月23日已有至少1500名员工确诊新冠病毒呈阳性,成为全国焦点。事件曝光后,特尼斯沦为过街老鼠,不光沙尔克球迷在俱乐部训练场等地拉横幅要求他下台,甚至还有家长带着孩子在他位于雷达-维登布吕克的家外面和平示威,抗议他的肉联厂出事导致当地幼儿园与学校停课。

1593583709810075024.jpg

一系列丑闻爆发后,与沙尔克相关的地点出现了许多“特尼斯滚蛋!”的横幅。

特尼斯自己麻烦缠身的同时,沙尔克也在球场内外爆出一系列丑闻,除了在德甲破罐子破摔之外,6月初又出了一场退票风波。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歪主意,沙尔克竟告知申请退票的球迷,要等到2022年1月1日才能得到退款。如想在那之前得到退款,就必须填写一份“困难案例申请”,以证明自己急需这笔钱,而且最好附带相关证明文件,例如失业证明。此事一出,整个德国足坛一片哗然。眼看事态不妙,沙尔克当晚就撤回通知,并立即向球迷道歉。没过几天,沙尔克任职长达27年的财务与组织董事彼得·彼得斯就请辞了,据信“退票门”是导火索。

此外,沙尔克为了在疫情期间节省开支,解雇了24名月薪只有400或450欧元的大巴司机,这些司机是负责接送青年队球员往返于住所和训练基地之间。此举同样引起轩然大波。

球迷要求特尼斯下台

假如不是因为疫情而要空场比赛,球迷的不满肯定会更早与更大规模地爆发,令沙尔克在赛场上更加难堪,甚至沦为全世界的笑柄,而特尼斯也很有可能在赛季结束前就被迫下台了,根本不用等到他的肉联厂出事。

一周前,球迷组织“极端盖尔森基兴(Ultras Gelsenkirchen)”在其官网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将球队的后半程表现形容为“竞技灾难”,不过“我们俱乐部的问题根源并不是在球场上。整个赛季是一场道德破产。”该组织把矛头直指以特尼斯为首的监事会以及董事会,要求那些不符合沙尔克价值观的人必须离开。

1593583765968003648.jpg

德甲本赛季最后一个比赛日,沙尔克球迷组成“人链”抗议俱乐部高层。

上周六,沙尔克球迷不再满足于“隔空弹劾”。在沙尔克客场0比4惨败给弗赖堡期间,有1000到1500名沙尔克球迷在费尔廷斯竞技场外围组成“人链”,参与其中的还有1997年联盟杯冠军队成员艾根劳赫。活动发起人之一的卡塔丽娜·施特罗迈尔要求特尼斯立即下台,“如果他热爱俱乐部,那就请放手。”正是在这一系列的负面背景下,特尼斯别无选择,只能辞职。

特尼斯走了,问题还在

然而,沙尔克自上而下的一系列问题,并不会因为特尼斯离开而迎刃而解,例如那接近2亿欧元的负债,又如那支毫无凝聚力与战斗力的球队,还有那位披着“克洛普二世”的外衣却毫无感染力的戴维·瓦格纳。

相反地,特尼斯的离开,还有可能雪上加霜。《图片报》披露,两名董事约布斯特与约亨·施奈德曾游说特尼斯收回成命。但特尼斯辞去沙尔克的职务,更多是出于拯救自己企业与承担社会责任的考虑。

1593583825179092707.jpg

执教仅仅一个赛季的瓦格纳早已如坐针毡。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沙尔克内部还曾讨论过再次靠特尼斯借钱给俱乐部来解决财困。多年来,特尼斯多次借钱给俱乐部。例如2009年的时候,沙尔克一度濒临破产,特尼斯自掏腰包,以其公司的名义借了足足6500万欧元给俱乐部。沙尔克是特尼斯的真爱不假,但他也绝非做善事,因为贷款利息很高,据信达到6%,由此也引发过极大争议。

另一方面,沙尔克从5月开始便计划将职业足球部分割出来成立股份公司来筹集资金,而特尼斯原本在这项计划当中扮演“火车头”角色。如今没有了他,那些潜在投资者还会感兴趣入股吗?而且沙尔克与俄罗斯天然气的合作,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特尼斯的私人关系——他与俄气CEO亚历克西·米勒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以沙尔克近4年3次无缘欧战的竞技表现,以及连年失血后阵中星光黯淡,当目前这份赞助合同在2022年夏天到期后,谁能说服俄气继续输血?

“后特尼斯时代”的沙尔克何去何从?以本赛季后半程的表现,“矿工”下赛季将自动沦为降级热门。尽管饱受批评的瓦格纳暂时保住了帅位,但新赛季一旦再有任何三长两短,体育董事约亨·施奈德将很难继续保他。本赛季前半程,瓦格纳证明了自己可以用有限的材料,炒出一道相当美味的菜,但后半程则证明了他缺乏纠错能力,而只会抱怨自己缺兵少将。今年以来沙尔克伤病情况严重不假,但再不济也不至于半年只赢一场球吧?

1593584743711032609.jpg

赛季刚一结束,沙尔克领袖球员之一的丹尼尔·卡利朱里就自由转会奥格斯堡。

财政方面,媒体近日披露沙尔克会得到一笔4000万欧元(也有3000万一说)的紧急贷款,由北威州政府做担保,以让俱乐部维持到今年年底的正常运转。一旦沙尔克无力偿还,州政府会承担80%,银行承担剩余的20%。当然,俄罗斯天然气还会继续提供每年至少2000万、最高3000万的赞助费。另一方面,沙尔克可能会成为第一家设置工资帽的德甲俱乐部,今后不会给予球员超过250万欧元的年薪。对于这两则消息,沙尔克方面都暂时拒绝回应。但在周三,沙尔克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相信会详细回应一系列竞技与财政上的热点疑问。

种种迹象表明,特尼斯下台并不是沙尔克这场全面性危机的终结,而仅仅是一个开始。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足球隽言

黄思隽的自媒体。与您一同读懂读透德国足球的今生前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