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升级战离奇惨败 汉堡为何“情迷”德乙

杨子江06-30 08:45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驻德国记者 杨子江

1比5惨败给桑德豪森,汉堡在德乙最后一轮的表现简直惨不忍睹,《图片报》形容汉堡的表现就像“易北河里的死鱼”,易北河是汉堡的母亲河,这种羞辱跟直接扇汉堡队的嘴巴没什么区别。在竞争对手海登海姆惨败的情况下,汉堡只需要一场平局就能获得附加赛的资格,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崩盘,这一刻也被称为汉堡足球史上的“至暗时刻”。

b391aab33716a8ad66f66c308ee2b5ce.jpg

汉堡根本不愿升级?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这支汉堡究竟是戏剧性的错失升级良机,还是根本不愿升级?汉堡是2017-18赛季降级的,人们认为他们一个赛季之后重返甲级并不成问题,因为球队的实力在德乙联赛中真的是鹤立鸡群。但一个赛季之后,汉堡名列第四,无缘升级,本赛季情况几乎是上赛季的翻版:前半程很神勇,但打着打着,一不小心就要升级了,可不能这样,接下来非平即负,得个第四老老实实在乙级呆着。

这真不是耸人听闻,2018-19赛季第30轮战罢,汉堡还排名第2,然后最后4轮,他们0比2负柏林联,主场0比3负因戈尔施塔特,客场1比4惨败于帕德博恩,只是在最后一轮主场3比0击败了杜伊斯堡,在最后四轮打出了1胜3负的战绩之后,汉堡留在了德乙,他们比获得附加赛资格的柏林联盟只少了1分。

如果为2018-19赛季的汉堡未升级强行找个借口,那就是最后几轮的对手实在是挺强,毕竟帕德博恩、柏林联都杀进了2019-20赛季的德甲。那本赛季依然延续上赛季的轨迹就让人难以理解了:本赛季汉堡一直打到第31轮都是第2,最后3轮的战绩是2负1平,这其中除了海登海姆是直接升级对手之外,奥斯纳布吕克和桑德豪森都是德乙中无欲无求的球队——尤其是桑德豪森,这支球队在5比1击败汉堡之前3轮的战绩是1平2负,其中更是1比5惨败给斯图加特,0比1负于排名垫底的德累斯顿,对于要升级和要保级的球队都果断送分,结个善缘,说打假球有些过分,但说消极比赛一点也不为过。顺便说下,桑德豪森这个城市人口14556人,俱乐部会员918人,汉堡人口将近200万,汉堡俱乐部有会员8.8万。

only-germany-aaron-hunt-adrian-fein-joel-pohjanpalo-hamburger-sv-2020_11elea7ten0i81gn1b8tzx74rd.jpg

就是这样一支已经破罐子破摔,到处送人情的桑德豪森,把“死鱼”一般的汉堡打了一个5比1。事实上人家桑德豪森真没想把汉堡逼到绝路上,但搁不住汉堡球员自己把球往门里踢——汉堡的第一个失球,就是来自中后卫范德龙赫伦的乌龙。结果,汉堡继续留在了德乙。推特上有汉堡球迷说:“也许在德甲呆了50多年之后,汉堡也想在德乙呆50多年,创造一个在德乙永不降级的神话。祝贺汉堡保级成功。”

《世界报》也推出讽刺性的文章说:“因为怕受自己的生意受汉堡影响,所以麦当劳的汉堡也改名叫沃尔夫斯堡和弗赖堡了。”

汉堡官网的直播贴当时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应得的就是应得的。如果在主场对桑德豪森这样的球队都无法取胜,你就别指望能有资格打附加赛。恭喜海登海姆,我们的失望无法用语言表达……”

崩盘四要素汉堡全具备

马特乌斯在为天空台评球的时候指出:“汉堡从球员,到教练、体育主管、主席,所有人都为无法升级的尴尬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汉堡崩盘,目前还没有定论,但前德国国脚,在汉堡效力过的奥戈在为天空台分析时指出,汉堡球员心理的压力太大了:“俱乐部有一种心理恐惧,那就是不升级世界末日仿佛就要来了。”这种心理恐惧犹如一片乌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奥戈说:“当对失败的恐惧大于对成功的渴望时,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所有的汉堡球员都背负着“必须升级”的压力去进行每场比赛,所以崩盘也就可以理解了。

从战术层面上来看汉堡的问题,是这支球队的防守太烂了。汉堡的锋线打进了62球,虽然比榜首的比勒费尔德差3球,但已经是德乙一流的攻击力了,但这支球队的后防却丢了46球,这完全不像一支升级球队的水准。

d3285bf3-1fdf-4871-a5d8-787511d1a1d4_w1600_r1.5050143266475644_fpx45.17_fpy50.jpg

主帅黑金则认为,球队未能升级的关键因素在于球员的注意力不集中:“新冠疫情期间的四场关键比赛,我们在比赛的最后时刻丢了关键的6分。因此我认为输给桑德豪森的比赛不是决定性的,决定性的在于,我们始终是犯注意力不集中的错误。”黑金所指的这四场比赛分别是:第26轮客场对菲尔特,汉堡在2比1领先的情况下,菲尔特的尼尔森第94分钟绝杀,汉堡3分变1分;第28轮半场2比0领先斯图加特的情况下,被卡斯特罗第92分钟的进球逆转,3分变0分;第30轮主场对基尔,3比2领先的情况下,基尔的李在城第94分钟进球,3分变1分;第33轮客场与海登海姆的生死大战,汉堡原本率先进球,却被对手在第80分钟扳平,然后海登海姆的中场克施鲍默在第95分钟又对汉堡完成了读秒绝杀。这样算来,其实汉堡在最后时刻的丢分,远远不止黑金说的6分。

缺乏归属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汉堡的高层本赛季签下了15名新球员,但并非所有人都称职。中场的法因、基特尔以及锋线上欣特泽尔在半程都有不错的表现,但下半程却完全没打出应有的水准,法因租借自拜仁,他也将返回拜仁;后防线的埃韦通和中场的绍布完全是不明所以的引进,租借来的波勒斯贝克将返回勒沃库森,哈尼克将重新回到不来梅。这样一支拼凑出来的球队完全缺少合力,赛季结束后,汉堡将有10名球员合同到期将离队,这是一支缺少归属感的球队。

主帅黑金处于失业状态

2018-19赛季未能升级,但汉堡本赛季的薪水支出仍高达3000万欧元,在德乙仅仅低于斯图加特的4000万欧元,但接下来的一个赛季,汉堡不可能维持如此高的薪水,《图片报》报道说,新赛季的预算不可能超过2300万欧元。

事实上连主帅黑金的情况也非常尴尬,如果球队升级,黑金的合同会自动延长,但现在汉堡依然只能打德乙,黑金的合同今天,也就是6月30日已经到期了,他现在属于无业人员。汉堡方面至今也没有对黑金是否留队给出明确的方案,这也凸显出管理层的混乱。前汉堡名宿范德法特说:“黑金必须留下。汉堡必须给予黑金支持。汉堡现在换了多少主帅了,如果球队没水准,请来穆里尼奥和瓜迪奥拉也没用。现在的问题是应该换球员。要是我就全部用年轻人,是时候培养年轻人给他们机会了,要重返德甲需要几年的时间,不能像现在这样再搞下去了。”

体育主管博尔特说黑金是其续约的第一人选,但黑金是否会愿意执教这样一个让人失望的球队还是一个未知数。汉堡还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格拉莫齐斯,达姆施塔特的主帅,本赛季合同到期后,达姆没有和他续约,一年前在黑金做出决定前,格拉莫齐斯就是汉堡主帅的候选人之一;另外一个是荷兰人斯赫勒德,他刚刚从霍芬海姆下课。

之前提到过汉堡的高层一团混乱,教练的问题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我们举个例子来说:这个赛季结束后汉堡终于能甩掉一个包袱,因为2018-19赛季被炒了鱿鱼的汉内斯·沃尔夫合同终于到期了,而2018-19赛季,汉堡要同时为吉斯多尔、霍勒巴赫、蒂茨和沃尔夫四名教练开薪水,前三人都是半途下课的。汉堡总是嚷嚷着经费紧张,钱都花在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前汉堡的首席执行官布鲁哈根(2016年12月-2018年3月在任)在推特上说:“汉堡发生的情况并不让我吃惊。因为这支团队根本没有专业素质。我们无法确保好的球员能来,因为我们拼凑了一支太糟糕的球队。”

经济上遭遇重创

汉堡无法升级,在经济上将遭遇重创:在德乙的第一个赛季,汉堡平均每场的观众人数为48889人。根据上赛季的年报,汉堡1.26亿欧元的总收入中,有26.5%的收入来自门票销售。本赛季截至3月中旬的12场比赛,汉堡的场均观众人数已经下降到了47317人,下降人数不算多,但却是持续走低。疫情期间的空场比赛,给汉堡的打击很致命,因为电视转播收入已经少了很多,没有门票收入让俱乐部不堪重负。

主赞助商阿联酋航空可能会离开,双方的合同2022年到期,但未升级使得阿联酋航空可以使用退出条款。阿联酋航空从2006年就一直赞助汉堡,在德甲时每年的赞助费为750万欧元,但到了德乙,每年的费用不到150万欧元。现在受疫情影响,航空公司的日子都不好过,阿联酋航空有可能就此抛弃汉堡,但这一切,显然都是汉堡咎由自取。

汉堡还有可能失去他们的主要投资人科恩,后者近期一直是媒体批评的对象。球队本赛季最后几周的表现以及错过升级,让科恩非常生气,他正在准备出售手中现有的汉堡股份(20.57%)。2015年,科恩买下了汉堡球场的冠名权,这座球场在经历了美国在线,北方银行竞技场等名字之后,重新改名叫“汉堡人民公园球场”,这迎来了汉堡球迷的一片欢呼。汉堡的球场,是德甲球场中第一个冠名权被售出后,又改回原名的体育场。科恩为汉堡人民公园球场支付着每年400万欧元的冠名费,这份冠名合同也在周二到期,这意味着汉堡在短时间内就要失去两大赞助商以及550万欧元。

汉堡原本希望将主力中后卫范德龙赫伦卖一个好价钱度过危机,对,就是前文那名自摆乌龙的中后卫,这名荷兰U21国脚被估价720万欧元,是这支汉堡最值钱的球员。然而在对桑德豪森的比赛中,范德龙赫伦自摆乌龙加十字韧带撕裂,可能要休息6个月的时间,导致身价暴跌,所以卖出去是不可能的,还要寻找其继任者。

截至2019年,德甲总共142支降级球队,有46支(32.4%)第二年直接升级,18支(12.7%)是在2年之后升回德甲的,而从第三年开始,重返德甲的概率将迅速下降,只有4.9%,而有40支降级球队就再也没能重返过德甲,这其中就包括中国球迷很熟悉的凯泽斯劳滕与慕尼黑1860,现在这两支球队都在德丙打比赛。谁能保证,如此一支混乱的汉堡,搞不好下赛季会和凯泽斯劳滕与1860共舞呢?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杨子江

体坛传媒驻德国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