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国青违纪一脉相承 谁该为躁动青春买单?

马德兴06-08 08:26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述评

中国2001年龄段U19国青队于6日结束了在上海的集训,集训结束前,六名球员深夜外出严重违纪、违反国家队疫情防控规定,引发了不小的震荡。事发第一时间,国青队内部就对这六名球员做出了停训处罚,就在国青队解散当天,中国足协也公布了对六名球员的处罚决定——宣布禁赛6个月、同时取消入选各级国字号的资格。紧接着,这六名球员所在俱乐部也陆续公布了处理意见,无外乎罚款、“三停”以及下降预备队等,何龙海则因尚未与俱乐部正式签约、暂未受到更进一步的处罚,但原本有望加盟申花一事,恐怕也会因此告吹。对于这六名违纪违规的年轻球员来说,处罚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但恐怕绝不是“一停了之”、“一罚了之”。

tql.jpg

历代国青均有违纪球员

六名国青球员违纪事件东窗事发,外界又一次展开了全方位的狠批,有批评球员不自律的,有批评教练组管理不严的,更有人认为这是“教育缺失”的问题,等等。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各种说法确实很有道理,就像有人重新搬出了一年多之前99国青队员周俊辰违纪受到处罚一事,此番01国青队又出现违纪,这两个不同年龄段队伍是同一个教练班子,并以此认定首先就是“教练管理不严”,并要求教练引咎辞职,看上去也很有道理。当然,更有人轻松地占据“道德制高点”,以此认定中国足球“彻底没救”。

记者以为,出现这样的违纪事件,球员有自身素质的问题,教练与管理团队有责任问题,足协及各自俱乐部的处罚也很有必要。但是,记者从跟随77-78年龄段第一批国青队员开始,每两年一支国青队,迄今为止已经先后连续跟踪采访了12支国青队。在这么多年中,每一支国青队都出现过类似情况,而且从未断过!譬如,像77-78年龄段国青队的“开房事件”、79-80年龄段国青队的“除名事件”、81-82年龄段国青队的“泡吧事件”、83-84年龄段的“拜金四少事件”、85-86年龄段的“董方卓事件”、87-88年龄段的“夜不归宿事件”,等等。

而且,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各级国字号队伍的管理规定与条例是一次比一次细化、要求也是一个比一个多,从上个世纪末记者所见到的最初版本的“八条队规”到后来专门下发厚达12页的队纪规定,应该说,各级队伍的管理与要求是在不断强化。而且,据记者所知,这次01国青队集中后的第一次全体大会,教练组与管理团队就在会议期间给球员们讲解“18岁到23岁”这段时间里应该如何更好地为进入到职业一线队进行准备,不仅仅是技战术层面,更包括生活、作息等各方面的自律问题。所以,在这次国青队六名球员深夜外出事件发生后,简单地认为“管理不严”,恐怕有失偏颇。当然,教练组与管理团队肯定需要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

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要求与规定越来越细、各方面对球队也越来越重视,反而国青队违纪违规事件就从来没断过?如果不从本质上、根本上去思考与解决这个问题,仅仅只停留在罚款、停赛等层面,恐怕未来依然还会有类似事件发生。

从“拜金四少”到出场王

2019年10月20日,在江苏苏宁队主场与河北华夏幸福队的比赛中,刚刚度过36岁生日的汪嵩在第68分钟时替补出场。那是中超历史性的一刻,因为汪嵩以416场的出场次数超越徐云龙、成为了中国顶级职业联赛中出场次数最多球员。但是,你能够想象,17年前他曾是“拜金四少”之一吗?

那是2002年11月份,中国83国青队在卡塔尔参加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作为队中的主力球员之一,汪嵩与其他三名同样已经在职业队中打上主力位置的球员有不恰当的言论,加上比赛中有消极态度,特别是在对阵越南国青队的比赛中,让球迷与社会各界不满,于是汪嵩和其他三名主力球员随即受到了队内停赛处罚。这四名球员一停赛,国青队随后在最后一场小组赛中击败了阿联酋队、拿到了小组出线权。于是,这更进一步加剧了外界对这四名球员的声讨,“拜金四少”由此而生。

可是,17年之后,谁能够想到汪嵩如今是一个正面典型、成为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值得记录之人?而汪嵩在创下出场纪录后,在接受采访时,称能够在36岁的时候依然占据中超上游球队的主力位置,秘诀很简单,就是“自律”和“敬业”,或者更确切地说就是“自我约束力强”。当然,保持高水平训练、少受伤,再加上一点点运气,同样也非常重要。

旧事重提,不是想“揭伤疤”并以此来黑汪嵩,而是想说,任何一名年轻球员的成长都需要有一个过程,有的可能成长的过程所需的时间长一些、过程中付出的代价会大些;有的清醒得早一些,可能成长得更快一些。我相信,假设汪嵩没有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或许就不会有今日之成就;我也相信,假设汪嵩能明白得更早一些,他的成就也许会比现在更大。同样,这一次01国青队六名球员外出违纪事件,恐怕尚不至于到“十恶不赦”的地步。出现违纪,当然应该批评、教育,罚款与停赛也应该,但这毕竟仅仅只是一个手段而已,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在于如何帮助他们尽快成长。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这次违纪的六名球员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刚刚进入一线队的球员,像陶强龙上赛季已经在中超出场过;韩东则已进入建业队的一线队报名名单;刘祝润等也刚刚被提拔进入一线队;何龙海则有望签约申花一线队。无独有偶,上一届99国青队的周俊辰发生违纪时,也是发生在进入一线队不久之后。再往前,几乎每一届国青队出现违纪事件时,主角都是刚刚在一线队打上比赛或刚刚被提拔进入一线队的球员。这么多年来,如此多的球员都是这种情况,尽管事发时都是在国青队,但恐怕与在俱乐部一线队所养成的不良习惯不无关系。或许,这些球员在俱乐部一线队中平时就已经有跟随“大哥”外出的习惯,只不过俱乐部方面在日常管理中要求不一,不像国字号队伍有更细致与明确的要求。而且,同样是出现违纪的情况,“国青队”的名号显然更容易引起外界的关注。

从这个角度来说,国青队加强管理与教育仅仅只是一个方面,地方俱乐部在这方面的管理与教育恐怕更为重要,也更应值得外界的深思。而且,一个必须要注意的情况是:众多地方俱乐部除了一线队之外,预备队、各级梯队基本谈不上什么管理,甚至可以说,像18岁到22、23岁这个年龄段是最容易“出事”的,原因就是基本处于“放羊”状态。这其实从历届国青队每一次展开集训时,球员的身体机能检测、身体指标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要解决问题,仅仅依靠国青队是远远不够的。

改变管理更需改善环境

前面提到过,在历届国青队都出现过违纪违规事件,球员当事人、教练及管理团队当然需要反思、汲取教训。可是,如果换一个角度,这何尝又不是我们的足球环境与氛围出现了偏差与问题,导致我们的球员很难在这样的一片土壤中更快地成长起来。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各种管理方式与模式恐怕也需要与时俱进。

譬如,以这次六名年轻球员违纪事发为例。据了解,在事发之前国青队教练组与管理团队内部会议上,就已经有人提出过,“这个时间点”可能会是“高危时间段”。具体来说,就是足球运动队的基本规律就是组织集训一般以10天到两周为宜,超出这个时间,很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因为运动员也是人,人的生活成长总是有一个可忍受的“极限”。国青队从5月18日开始集中到5月30日晚上事发,恰好就是13天的时间。而在99国青队中,周俊辰在海外集训期间违纪外出,同样是发生在两周左右的时间点。以往历届国青队员出现违纪时也基本都是如此。这恰恰就是外籍教练缘何支持集训时间不超过两周的原因,但中国的行政主管却一直始终要求“长期集训”,从当年霍顿带77-78年龄段队伍,到如今要求国家队依然采取长期集训模式,某些行政主管的认知与认识不改变,恐怕很难让有些情况从根本上得到改观。

再譬如,中国足球职业化了,但“金钱并不代表职业化”。这些年来,随着资本的大量涌入,凡事几乎都是靠“钱”解决,一名13、4岁的球员就开始谈论所谓的“身价”问题,小球员在世界观、价值观尚未形成之时就深陷其中,更可悲的是,这些小球员们的家长也是“以钱铺路”、“只认高薪”,再加上某些不良经纪人搅合其中,对孩子的成长起到怎样的负面作用?恐怕也就不难想象了。所以,当国青队集中时,年轻球员日常除了训练、比赛外,谈论最多的不是足球,而是待遇、薪水,比谁开的车更豪华。另一方面,这些小球员从小就没有正轨而系统的进行基础文化课学习,又长期集中与封闭在一起。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年轻球员的心智是存在着明显的缺陷的,加上社会的各种诱惑,出问题是早晚的。所以,很多人将此归结为“文化缺失”、“教育缺失”,这样的环境与氛围中注定很难培养出优秀的高素质球员。

所以,简单地将原因归结为“球员素质不高”、“管理不到位”,恐怕不全面,更应该思考的是整个培养的环境与氛围——当我们希望中国足坛涌现出梅西与C罗时,我们首先需要思考的是:梅西和C罗产生的环境与氛围是什么?中国该为他们提供怎样的环境与氛围?

中国2001年龄段U19国青队于6日结束了在上海的集训,集训结束前,六名球员深夜外出严重违纪、违反国家队疫情防控规定,引发了不小的震荡。事发第一时间,国青队内部就对这六名球员做出了停训处罚,就在国青队解散当天,中国足协也公布了对六名球员的处罚决定——宣布禁赛6个月、同时取消入选各级国字号的资格。尽管国字号管理规定越来越严格、越来越细致,对于违纪处罚越来越重,但从77国青到01国青,每一支国青都出现过类似违纪现象且从未断过,这不得不让人深思,除了处罚,我们是否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