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古力特的“性感足球”是怎样输到一丝不挂的?

杨健05-25 16:00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杨健

相形于辉煌的球员生涯,踢而优则教的荷兰三剑客,转战教练席的成就,要小上不少:除去里杰卡尔德开创了短暂勃兴的“梦二”,尚算不辱使命,起点便是荷兰国家队的范巴斯滕,6年前因压力过大主动转型助教,如今更和老友一道不问世事,退出教练界。但最令人跌破眼镜的,则是“辫帅”路德·古力特,昔日的橙军队长,固然在英超开创了身兼将帅的先河,但从切尔西到纽卡斯尔,在教练席上还没待足3个赛季的古力特,自此无缘再在五大联赛执教。他如今更令人熟悉的身份,是各类抽签仪式和颁奖礼的嘉宾主持。

1_GettyImages-1234097.jpg

1998-99赛季执教纽卡斯尔,是古力特首次以纯粹教练身份发号施令,虽然凭借足总杯亚军,让球队获得了欧联外卡,但四面树敌的他却只能在输掉泰恩-威尔郡德比后黯然下野。四处碰壁的古力特,几乎集中了巨星转型主帅吃瘪的一切常见症状,此后的马拉多纳、马特乌斯、克林斯曼和亨利们,莫不如是。

嘴炮不断,伤人害己

1998年8月,古力特在赛季开始2轮后火线接棒达格利什,令圣詹姆斯公园为之一振。毕竟,比起皱着眉头、始终苦兮兮的苏格兰人,还不满36岁、风度翩翩、习惯微笑示人的古力特,更像带领“喜鹊”走出泥潭的那个人。诚然,此时的“喜鹊”江河日下,但好歹也有凯文·基冈打的底子。不过在古力特眼中,这些却不值得一提。

最被古力特“高度针对”的,首推阿兰·希勒。受困伤病和世界杯综合征,1997到1999之间的两个赛季里,希勒总共只出场63次,打进28球,是30岁前生涯的最低谷。在致力于打造“性感足球”的古力特眼中,希勒并非不可或缺。后者对两人的糟糕关系也耿耿于怀:“那是我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刻,有时候我甚至想过主动离队,那样球迷就会知道更衣室里发生了什么。”

WA1044993.jpg

对待球队元勋尚且如此,其他人在辫帅眼中,更是草芥刍狗。哈珀仍记得古力特上任第一天时的情形:“古力特带着他的经纪人,对我们的第一句话是‘你好,我可爱的孩子们’,这让我震惊。要知道,那时屋子里不但有我,还有皮尔斯、希勒、罗伯特·李、巴恩斯和加里·斯皮德,很多人比古力特小不了多少,这可不是什么理想的开场白。但后来我才知道,只要他想表达观点时,‘可爱的孩子们’,就是他的口头禅。”

“我们不要再起高球,我们要踢‘性感足球’。”古力特接着说,而此时,球员们面面相觑,对这个陌生而滑稽的“性感(sexy)”忍俊不禁,但无视手下们表情的荷兰人,自顾自讲个没完。“老实说,他从一开始就过于乐观。”罗伯特·李说,“但后来,他和我们争论时,总是说‘我在切尔西时如何如何’‘我执教出色的切尔西击败了你们’,就好像他依旧是蓝军主帅,而不在纽卡斯尔一样。他的战术设想很绝妙,但他的人事管理却实在糟糕。”

而即便在训练中,古力特也无时无刻不在彰显他的优越感:他认为巴恩斯、皮尔斯、希勒、阿尔伯特和罗伯特·李们年纪太大,不再适合英超的节奏和强度,于是训练中总是把他们分在一组,组成五人制比赛的一方;而自己则和外援、年轻球员组成一队,并不断要求手下们踢出“性感足球”。在一次对抗中,古力特被皮尔斯毫不客气地铲翻在地,但荷兰人爬起来后,仍旧保持着笑容:“我记得1988年欧洲杯小组赛,我们荷兰战胜了英格兰,3比1。”

决战之夜,众叛亲离

公平而论,哈珀、索拉诺等人,在古力特手下得到更多发挥机会,成为球队世纪之交的干将,然而和老将、高层持续恶化的关系,让古力特也撕下了好好先生的面具。他不止一次威胁要将纽卡斯尔“拆散”,代价则是这个赛季最后7轮英超,“喜鹊”一场不胜跌至第13名,将帅间持续不断的摩擦,在足总杯决赛前被空前放大。和古力特打了一个赛季嘴仗的罗伯特·李空前悲观:“我感觉被撕裂了,33岁的年纪,我仍在尽心尽力,但不是为古力特,而是为俱乐部。”要知道,此前古利特私自剥夺了李的队长袖标,交给了希勒。希勒为老友打抱不平:“罗伯特只要上场,就是队长。”古力特冷冷回击:“他又不是为我踢球,所以他当然不是我的队长。”

1586503623906.jpg

1999年足总杯决赛前,整个纽卡更衣室弥漫着不安,李半自嘲半挖苦:“我已经挣了不少钱了,所以我决定放弃参加决赛,毕竟,古力特只要能用其他球员,就一定不会用我,但他在那个位置上也没什么选择啊?”老门将哈珀也对“辫帅”的朝令夕改很忐忑:“我和谢伊(吉文)整个星期都惶惶不安,不知道周末谁首发。”而右后卫沃伦·巴顿也记忆犹新:“我被排除在首发之外,这是巨大打击,但古力特从不当面说明原因,他只是通过助教史蒂夫·克拉克通知球员。”

古力特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纽卡斯尔并不习惯持续赢球,对我而言,决赛是继续成为赢家的好机会。”毕竟,古力特执教切尔西首季,就带队问鼎足总杯,这是西伦敦球队26年来的首个冠军头衔;即便下野前,蓝军也高居英超第二。

然而古力特性格中的诸多缺陷早已暴露无疑。时任切尔西主席肯·贝茨就对荷兰人不感冒:“他自高自大,我一直不喜欢他。”而即便被古力特赞誉为“每个俱乐部都需要”的沃伦·巴顿,也因与荷兰人看似过于亲密的关系,被队友排斥。但巴顿也并不认可古力特的铲除异己:“路德所放弃的球员中,没人是毒药,更没有恶棍。”

后来一度也走上教练岗位的索拉诺,认为前上司的失败在于“过于自我”:“古利特是一个很难沟通、很难被读懂的人。他满脑子想的,只是自己要怎么做,而不是手下能否接受,如何执行。”

宣判会迟到,但绝不缺席

1999年足总杯决赛,伦敦球迷为古力特奉上了长达90分钟的持续嘘声,尽管罗伊·基恩开场仅9分钟就因伤离场,但谢林汉姆2分钟后的进球,早早让比赛失去了悬念。“喜鹊”没有任何与“性感”沾边的表现。

而为赢下决赛,古力特还在球衣上搞起了迷信,以往都以黑白相间球袜出场的纽卡众将,罕见地穿着白袜子,这是荷兰人的要求:“在埃因霍温,我穿着白袜子赢了两届荷甲;在米兰,我们把黑球袜改成白色;在桑普多利亚我带着我的白袜子,赢得了各种杯赛,在切尔西依然如此。我是8届欧洲冠军杯的最佳球员,听我的,没错。”古力特还吩咐手下,在更衣室到处撒盐辟邪。

足总杯决赛失利,已是古力特纽卡生涯的最高峰。接下来一季,“喜鹊”断崖式下滑:联赛前4轮,球队只得1分,第5轮,他们和东北死敌桑德兰狭路相逢,这一季,古力特陆续清洗了部分他不感冒的球员,两名身价超过1000万镑的新援马塞利尼奥和戈马进入首发,新人基隆·代尔穿上了罗伯特·李的7号。然而,代尔加盟后和古力特的首次会面,又被后者刷新三观:“我不爱签英格兰球员,他们总是离不开啤酒杯。”代尔日后于自传中抨击古利特的无知与傲慢,“要是他事先对我有所了解,就会知道我并不喝酒。显然,他没做丁点儿跟我有关的功课。”

面对夙敌,古力特选择将希勒留在板凳上,一起替补的还有邓肯·弗格森。如此吊诡的首发,旋即被“黑猫”双枪奎因和菲利普斯联手惩罚,1比2,纽卡斯尔输掉了前5轮的第4场。场边面如死灰的古力特,虽然一再抱怨“场地泥泞、球员的射门总是神使鬼差地进不去、菲利普斯抓住了仅有的机会”,但失利后3天,古力特还是宣布辞职。

此后古力特执教费耶诺德、洛杉矶银河和格罗兹尼,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2014年世界杯期间,古力特和希勒作为解说嘉宾,在里约热内卢不期而遇。两人在当地举行了派对,希勒的妻子莱恩雅却对荷兰人当年的举动难以释怀,“我看到他们把酒言欢的样子,简直无法理解,当年我们家里,‘路德’是最恐怖的存在。”希勒则选择大度:“生活总要继续,我们现在可以面对面开怀大笑。”而古力特仍不忘为当年辩解:“我们都是成年人,思维方式肯定有差异,但我们仍需要彼此尊重。”

article-2680985-1F6485D300000578-139_636x382.jpg

面对希勒,古力特或许可以一笑泯恩仇,但罗伯特·李、皮尔斯等人,显然没机会等到古力特的当面道歉。至于“性感足球”,注定要在英超诸多荒唐操作中,永远占据一席之地。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