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舞》让印城女球迷火了,她满嘴脏话但很骄傲

林克05-22 18:0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林克报道

从20时机90年代初期开始,凯西·马丁·哈里森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NBA“迷妹”,她不断地从纳什维尔机场出发,飞往全美各地。活塞队当时的主力,后来进入名人堂的乔·杜马斯,也对哈里森印象深刻。

“当他看见我们这一群人的时候,他会说:‘哦,我的上帝呀。那不是咱们打步行者比赛时的那一群人吗?’”哈里森回忆说。

不仅是杜马斯,当时很多NBA的球员,都会对哈里森印象深刻。因为只要她去看步行者的比赛,那就一定会坐在客队替补席的后面。而接下来的整场比赛里,客队的板凳席附近,都会回荡着哈里森的喊声。

EYQxdxFXgAAGe_m.jpeg

如今,二三十年过去了,新一代的NBA球迷又再次见到了哈里森的疯狂。在《最后一舞》纪录片的最后两集中,讲述了1998年东部决赛的激烈战况,而在步行者与公牛胶着的抢七大战中,哈里森朝着公牛球员大喊的镜头,再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纪录片播放时,哈里森正在家里,跟自己的老公马克一起看纪录片。两人已经结婚42年,在哈里森的镜头出现后,两人都想起了那段历史。“我当时正在听雷吉(米勒)说话呢,我真的非常爱雷吉,”哈里森说,“接着,他们开始放那场比赛的镜头了,然后,我就出现了。我当时就喊了:‘我的天啊。’”

哈里森的老公马克看到这一幕,转头看向妻子,说:“你现在知道你当时都说什么了吧?”

“我记得自己当时的话非常有攻击性,但大家记住我也是因为我老说F开头的那个字,”哈里森说。

据美国媒体的统计,《最后一舞》的大结局两集一共吸引了580万的观众收看。而在哈里森的镜头出现后不久,她的电话就开始鸣响,各种电话和短信不断地涌进来。不仅来自全美各地,甚至还有来自新西兰的电话。“真的是响个不停,”哈里森说,“现在我觉得自己必须把这个电话丢到窗外去了。”

这些电话和短信,很多都是指责她当年的举动。认为她充满攻击性的言论和举动,产生了很糟糕的影响。不过,哈里森本人却并不这么认为。她说自己就是一位印第安纳的球迷,而她坐在第一排的任务,就是要做她在纪录片中所做的那些事情。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哈里森说,“你能告诉我原因吗?难道就是因为有一个女人在那里大喊大叫吗?如果我们现在能够过正常的生活,可以正常地看季后赛的比赛,我觉得这可能就不是什么大事了吧。”

哈里森本人没有开通任何的社交媒体,但她从朋友和亲人那里了解到,她在纪录片中骂的那句脏活:“就XX的当着你的面”,已经成为了推特上的一个话题标签,并且上了热搜。而她手指球场,大喊大叫的图片和动图,也在被不断地转发着。

而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另外一位女性被“误伤”,那就是公牛队当时的中锋卢克·郎利的妈妈特雷西·克耐特。她因为跟哈里森长得有几分相似,加上也在纳什维尔工作,还跟那场比赛有些联系,所以一度在社交媒体上也成为了被攻击的对象,手机也响个不停。

马丁·哈里森并不会因为此事而受到影响,她和她的家人已经持有步行者队的季票长达44年。哈里斯的父亲在1995年创立了艾德·马丁汽车集团,在哈里森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带她去看各种体育比赛。1976年,步行者联系到马丁,问他是否愿意买球队的季票。马丁当时开玩笑地说,想要让他买季票,除非给他第一排才行。而步行者毫不犹豫。从那之后,客队替补席后第一排的座位,就是马丁的位置了。

“在那个美好的旧时代里,我们还被允许可以嘲笑朝离我们只有6英尺远的那些球员们,”哈里森说,“而且当我们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我觉得那也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就是要走进球馆里,然后钻进对手球员的脑袋里,然后做点什么。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搅乱他们的思路,这样他们就会输掉比赛了。”

EYQ1pNfXYAIwnft.jpeg

当然,哈里森与球员们也不是都如此剑拔弩张。比如曾在凯尔特人效力过的M.L.卡尔,他在职业生涯最后几年里,鲜有上场的机会。所以每次卡尔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哈里森,还会跟她要爆米花吃。“我们时不时还会说笑两句,”哈里森说,“后来我们还朝他们的教练喊:‘换M.L.上!换M.L.上!’然后他就会转过头来跟我们说:‘别喊了,我要是上场了,下来还得洗澡。’”

有时候,卡尔还会邀请哈里斯和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弟弟一起去凯尔特人的客队更衣室。最近几年,他们几个人又恢复了联系,还一起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帮助曾经的ABA球员克服财政和医疗方面的困境。哈里森和卡尔两家人还曾一起聚会,“我们大家都作在一起,回顾之前那些美好的时光。”哈里森说。

不过,这样跟客队球员做朋友,有时候对主队的球迷来说,也有一定的风险。比如尼克斯的著名中锋帕特里克·尤因,他在职业生涯里,曾在1993年和1994年两年,都把步行者淘汰出季后赛。所以,在步行者的球迷严重,尤因和尼克斯是他们的“世仇”。

“后来,我们终于赢了他们,在2000年的时候打进总决赛了,当时,最后一场比赛就是在印第安纳打,”哈里森回忆说,“帕特里克转过头来,看着我,然后把手举了起来,跟我说:‘休战吧。’这一幕被电视转播镜头抓到了,那场比赛还是全美直播,我的朋友们当然也都看到了,他们都给我打电话,说我是叛徒,说你怎么能跟帕特里克·尤因击掌呢。但我跟他们说,这一下是超越比赛的。”

除了想要在比赛中履行自己的球迷职责,哈里森在如此看球的过程中,也享受到了很多快乐。比如在2000年东部季后赛首轮,在步行者与雄鹿的系列赛中,一家密尔沃基的电视台就找到哈里森,问她可不可以在比赛中佩戴收音麦克风。“客队的媒体来到球馆之后,很多时候都会来找我,因为我是给他们带来最大震撼的那个。”

Philly-Daily-News-Sports-pdf.jpg

后来,在2001年4月30日,哈里森还上了费城一家体育杂志的封面。得知这个消息时,哈里森一度还觉得时大家跟她开玩笑,直到一位76人的助教给她拿到了这一份杂志。

如今,哈里森又因为《最后一舞》的播出,再度名声大噪。也是通过纪录片,很多人第一次见识到了90年代的NBA比赛氛围,也见识到了当时全美球迷气氛最好的两个地方——芝加哥和印第安纳。“人们都很羡慕步行者的球迷,因为他们对于球队充满热情,”曾在步行者效力多年的杰伦·罗斯说。

作为《最后一舞》的导演,杰森·赫希尔希望能够通过镜头语言,重现当年的球场氛围。“你就想象一下,你坐在板凳席上,而她的声音就从你的肩膀后面传来,你就要在这样的环境里打球,”赫希尔说,“我们就是想要展示出,这里的球迷有多么的忠诚和狂热,而在这座球队打球又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迈克尔·乔丹在1995年重回NBA,他的归来,让公牛重现统治力,这对于同区的步行者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不过,1998年东部决赛步行者与公牛的系列赛,却也是两队在那段时期内唯一一次季后赛的碰面。就在那一次,步行者距离摧毁公牛的六冠美梦,只差了几分钟。

“我当时真的是受够了迈克尔(乔丹)了,因为这么多年里,出现在你面前的一直都是他,”哈里森说,“特别是他们来我们这里打球,每场比赛的球票都会被公牛粉丝买光。我放眼望过去,就我们四个人穿着步行者的T恤,比赛里也没人给步行者加油,整场都是这种被压抑的氛围。不过,我们还是感觉很有意思的。天啊,现在想想,真是怀念当时的时光。而且回想起来,我也觉得我们在一些比赛里,的确影响了战局走向。因为当时我们可以随意地喊叫,尽情地嘲笑他们。”

hi-res-a6a21914a0674d335bebfacbd8f4d705_crop_north.jpg

但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不被允许了。如今的每一场NBA比赛,坐在前几排的球迷,都会发现座位上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NBA球迷准则”。准则中规定,一旦球迷在比赛中使用了攻击性和侮辱性的言语或动作,他们可以会被现场的工作人员请出去。

“后来,当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就算我站起来都会变得非常紧张,”哈里森说,“我现在很安静,大家都不能跟球员们说哪怕一个字。偶尔,在裁判吹罚糟糕的时候,我也会站起来,想朝裁判喊两句。但是不行,我们现在不被允许这么干了。”

15年前,哈里斯的父亲离世,于是她和丈夫继承了家族企业。因为生意上要开始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他们不能像过去那样,每场比赛都去现场。如今,场边的那几个座位的球票,成为了他们奖励手下员工的最佳方式。

2005年5月19日,对于马丁·哈里森的家族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那一天,是雷吉·米勒生涯的最后一战,他们在系列赛第6战中输给了底特律活塞。同一天,哈里森的父亲也离开了人世。虽然失去了带自己进入体育领域的领路人,但哈里森如今也会的带着自己的侄子侄女们,去重温当年自己体会过的那种体育激情。

“我爱步行者,”哈里森说,“爱他们,爱他们,爱他们。在1967年,我爸爸就带我去看ABA的比赛里,当时我就爱上了这些打球的家伙们。我爸爸他开启了我对这项运动的热爱,但是我也很抱歉,我必须钻进那些球员们的脑袋里,这就是我的任务。”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