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奥延期体操男队难定“第四人” 女队新星迎利好?

宫珂03-25 19:44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宫珂

当国际体联因新冠肺炎疫情紧急叫停体操世界杯各项赛事之时,在巴库站表现出色的中国体操队距离东京奥运会满额参赛的目标已是越来越近。但随着东京奥运会因疫情推迟至2021年,中国体操队仍在尽力争夺的男女各两个个人选手名额前途未卜,甚至原本已经渐有眉目的团体赛阵容也因之多了许多不确定因素。

东京奥运会体操资格赛从2018年10月的多哈世锦赛就已打响,战线横跨了三个不同的年度。虽然国际体联已经明确表示将会再度修改奥运资格获取标准,但目前看来,通过2018、2019两届世锦赛决出的团体及个人项目选手的名额基本不会再发生变化,有可能发生变动的只有决定个人选手剩余名额的单项与全能世界杯积分计算周期以及起到资格赛作用的洲内锦标赛。

5c92ef8df3e888e072c49f82.jpeg

在单项世界杯积分榜上,范忆琳已经基本锁定女子高低杠头名的位置并拿到一张奥运入场券,即使积分周期延长,其他选手也难以对她构成挑战。在男子吊环积分榜位居榜首的刘洋的可能会小遇挑战,希腊名将、奥运冠军佩特鲁尼亚斯自去年下半年完成肩部手术后便一直在恢复状态,虽然两人在2019科特布斯站、本赛季巴库站资格赛的同场较量中,都是刘洋胜出,但也不要忽视佩特鲁尼亚斯后程“超车”的可能性,毕竟他有了更多的时间调整而非匆忙披挂上阵。至于本赛季仅仅比完一站的全能世界杯积分赛,极有可能在2021年清零重启,中国体操队力争满额参赛之路还远未到终点。

早在2018年世锦赛后,中国体操就已拿到了东京奥运会男子和女子团体赛入场券,虽然无需再担忧名额之争,但奥运会的延期却带来了排兵布阵的难题。

5d9de3cff3e8cce957239a4e.jpeg

2018与2019两届世锦赛,中国男队的团体主力阵容并未发生变化。全能世界冠军肖若腾、双杠世锦赛双冠王邹敬园两人一直是男队的“夺金担当”。2021年两人也仍处于当打之年,基本也锁定了团体赛阵容的两个席位。作为世锦赛双杠冠军、全能亚军的林超攀,同样可以为男队东京团体和单项冲金点增添筹码,也有望提前锁定一个席位。而且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对去年伤病缠身的林超攀来说或许是有利消息,他也因此有了相对更多的时间恢复状态甚至是提升难度。

原本男队的最后一席可能在邓书弟和孙炜之间产生,但大赛经验丰富、发挥更加稳定的邓书弟在2021年将年满30岁,同样有伤病困扰的他还能否赢下东京周期的这场“加时赛”?更年轻的孙炜看似迎来了机会,但如果他延续斯图加特世锦赛失误不断的表现,恐怕男队也难以放心任用他为团体“第四人”,毕竟团体赛四人赛制下容不得一点大失误。在邓书弟和孙炜之间选择,还是再考察新人?这也是男队在东京奥运会之前最需解决的问题。

相比男队阵容的明晰,女队的阵容则依旧是雾里看花,不到赛前出发的时刻,我们也很难预知最终站上团体赛场的是哪四位选手。过去两届世锦赛的主力成员大多仍有机会争夺东京奥运会的出场机会,但考虑到女选手巅峰状态的时限,几乎每个人都在面临着保持状态这一老生常谈的难题。

连续出战了两届世锦赛后,陈一乐和刘婷婷已是队中的老将,她们则需要把自己的现有的水准继续保持一年。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就有伤在身的陈一乐面临的困难或许要更多一些,但去年世锦赛出现多次大失误的刘婷婷则有机会在今年剩余的比赛证明自己仍可以胜任队长的位置,也为自己的东京奥运之行争得更多可能性。而原本欧钰珊、管晨辰、韦筱圆等备受关注的“04后”小花原本有望在东京奥运会迎来成年组大赛首秀,但比赛的推迟则让她们至少在今年有了提前感受成年组国际赛事氛围的机会,她们也有望在队内与在去年世锦赛上崭露头角的李诗佳、唐茜靖和祁琦等人展开更加参赛席位之争。这样一来,女队虽无法“空降”自己的秘密武器,但至少在大赛之前拥有了更多摸底与审视阵容、选择最合适队员的机会。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宫珂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