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推出地区联赛,V社能否完成“自救”?

苏三03-01 00:58 体坛+原创

DOTA2终于开始做联赛了。

2月26日,V社通过官网宣布,在TI10结束后将对现有DOTA巡回赛系统作出调整,推出全新的地区联赛。这意味着,在坚持了近10年的杯赛体系后,DOTA2正式开始往联赛方向转型。

面对不断恶化的DOTA2生态,V社终于下定决心主动寻求改变。只不过,V社的这次“自救”,到底能成功吗?

1.jpg

不得不变的DOTA2生态

在V社打造的全新赛事体系中,每一年都将被划分秋季赛、冬季赛和春季赛3个赛季。每个赛季都会由赛季初的地区联赛,以及赛季末的Major构成。3个赛季结束后,将迎来每年的重头戏——TI国际邀请赛。

简单来说,全新的DOTA2赛事体系,与过往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增加了地区联赛。从联赛到杯赛,再到TI这样的路线,让DOTA2的赛事体系拥有了一条完整的晋升通道。

从2011年举办首届TI至今,DOTA2赛事已经以杯赛的形式运营了近10年的时间。作为DOTA2最顶尖的赛事,TI更是成为了世界上奖金最高、最具影响力的电竞赛事之一。

2.jpg

但随着整个DOTA2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V社也不得不做出调整,以求让DOTA2重新走上正确的轨道。

对于任何一个电竞项目而言,想要获得更好的发展,用户是核心,也是支撑项目发展的根本。但由于DOTA2过于“硬核”的特点,这款游戏用户数量在最近几年一直呈现着下降的趋势。

根据Steam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DOTA2的平均在线玩家数量为378925人,创下了自2013年以来的最低值。要知道,在2019年刀塔自走棋风靡的那段时间,仅是依靠这张游廊的地图,就为DOTA2带来了峰值近40万的同时在线用户。

用户数量不断下跌的同时,DOTA2在电竞生态建设层面也并不顺利。以TI为例,这项赛事在世界范围都可以算得上是最为头部的电竞赛事之一,但其收入大多却来自于玩家们的众筹。在过去的9年时间里,除了硬件厂商之外,TI甚至没有任何的官方赞助商。

此外,由于TI在整个DOTA2赛事体系中占据了过高的地位,也导致了DOTA2的职业生态乱象丛生。一些没有机会参加顶级赛事的二三线战队,以假赛为生。大量博彩公司,成为了各支DOTA2战队的主要赞助商。即便是顶级的DOTA2战队,也会因为没有稳定的生存环境,随时有可能分崩离析。

2016年,Wings在TI6上击败DC获得冠军。但在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两支队伍就分别因为不同的原因而宣布解散。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DOTA2的生态存在缺陷。

3.jpg

V社想用联赛开始“自救”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玩家数量的持续下跌和愈发明显的假赛行为,让DOTA2的生态再度恶化。在这样的情况下,V社终于决定主动求变,以改变赛事体系为起点开始“自救”。

针对全新的地区联赛,V社也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TI10结束后,中国、欧洲、北美、独联体、东南亚、南美6大赛区将同时开启地区联赛,每个赛区分为职业组和精英组,每个组别各8支队伍。每个赛季结束后,职业组和精英组的最后两名和前两名占据升降级名额,精英组的最后两名则会被公开预选赛中的晋级队伍所代替。

在该赛季的地区联赛结束后,各赛区排名靠前的队伍将获得晋级Major的名额。各支队伍在地区联赛以及Major上的表现,将成为决定他们能否晋级TI的唯一因素。

相比于过往的杯赛体系,如今联赛+杯赛的体系似乎更加适合DOTA2。不少DOTA2职业选手、解说,都对于新的赛事体系表示认可。

在今后的时间里,DOTA2战队在一整年都有了稳定的赛事可以参加。在这样的基础上,一线队伍有了更多造星和商业化的可能,二三线队伍也因为曝光量的增加,生存环境将会得到改善。同时,对于年轻选手来说,他们也有了更多得到锻炼的机会,也会使DOTA2这款游戏有机会涌现出更多新鲜血液。

4.jpg

其实,无论是联赛还是杯赛,都有着自身的特点及优势,两种赛制之间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好与坏。在传统体育项目中,足球篮球等项目都采用的是联赛制,NBA、英超等赛事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盛名。与此同时,杯赛制同样拥有一席之地,网球的四大满贯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从电竞发展的轨迹来看,特别是针对DOTA2而言,联赛制似乎更加有利于项目的发展。前星际职业选手F91就曾对外表达过类似观点,“电竞选手需要的是每天一个面包,而不是每年只吃一顿大餐”。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早在几年前,就有DOTA2选手发出倡议,希望V社能够尝试开始做联赛。实际上,在早期DOTA赛事的发展过程中,也曾出现过联赛,只不过并非由官方主导。

2012年,ACE联盟与GTV联手打造了ACE联赛,这也是DOTA历史上首次举办的高规格、高专业性的联赛。

一年之后,ACE联盟与上海体育总会和景瑞地产进行了合作,举办了WPC-ACE联赛。尽管这项赛事只举办了两届,但凭借稳定且高质量的比赛,WPC-ACE联赛为观众提供了非常优质的DOTA2赛事内容。在WPC决赛中DK让3追4逆转击败iG的比赛,至今都是DOTA2赛事中最为经典的战役之一。那段时间,也是DOTA2在国内发展势头最为良好的阶段。

5.jpg

从2015年开始,V社重新主导了DOTA2赛事大权,推出以TI和Major为主的杯赛体系,其他三方授权赛事也全部以杯赛为主。联赛在DOTA2的赛事体系中,几乎彻底消失。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尽管V社也曾先后多次对于DOTA2赛事体系进行微调,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纵观全球电竞发展的浪潮,联赛制似乎已经成为了当下电竞赛事的主流。国内的LPL、KPL,国外的OWL等赛事,都采用的是联赛制,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以LPL为例,在经过了多年的经营后,LPL在国内已经成长为可以比肩传统体育赛事的顶级赛事IP。在2018年最值得赞助的体育赛事中,LPL更是排名第9。商业化维度,在已经开赛的2020LPL春季赛中,官方公布的合作伙伴数量多达13家,其中不乏梅赛德斯-奔驰、Nike、肯德基等行业顶级品牌。

作为移动电竞赛事的代表,成立于2016年的KPL也一直保持着飞速的发展脚步。2019年,王者荣耀赛事内容总观看量达到了440亿,官方职业赛事内容观看量达到240亿。联赛模式下,电竞赛事的价值正在不断显现。

与此同时,与若干年前相比,“电竞联赛”的概念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电竞联赛,早已不再是仅仅将比赛划分常规赛、季后赛那样简单。在电竞的不断发展之下,如今的电竞联赛开始更多的在联盟化、地域化等层面进行探索。LPL与KPL先后将主场设立在国内更多城市,OWL更是将自身定位在世界联赛。相比之下,V社推出的地区联赛,似乎还处于电竞赛事发展的最初阶段。

但无论如何,有改变就是好的。面对不断恶化的DOTA2生态,V社选择通过对赛事体系进行调整,开始了“自救”的第一步。

作为站在“电竞鄙视链”最顶端的项目,DOTA2赛事的观赏性,以及提供优质内容的能力毋庸置疑。地区联赛的推出,为DOTA2提供了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

不过,这个机会将会起到怎样的效果,还需要看V社的决心。究竟是小打小闹继续一切向“钱”看,还是打造出一个真正健康稳定的DOTA2生态,这才是V社能否完成“自救”的关键。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